故事会正文

血之戒

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民间故事占据了很大的地位。在许许多多的故事中,我们不仅感受到了听故事的快乐,更感受到了传统文化。这里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篇关于血之戒的民间故事,下面请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血之戒吧。

血之戒

一、我们不是绑架你,而是保护你

23岁美女苗靖终于顺利“套牢”了天啸公司老板秦天啸。

苗靖应聘进天啸公司之前,一直没能够找到满意工作。她是个有心计的女孩,一直观察着老板秦天啸。秦天啸老婆患抑郁症住进了精神康复医院,并主动提出了离婚。苗靖火速上位,并决定嫁给比她大二十岁的秦天啸。

虽说秦天啸老婆还占有着40%的公司股份,但苗靖已经不太担心了。一来,秦天啸现在做的生意很大;二来,在订婚宴上,秦天啸当着众人面把一枚闪闪发亮的大钻戒戴在了她左手无名指上。据说,这钻戒是秦天啸前些年花巨款在香港一家钻石公司定制的,拥有了这枚钻戒,也就拥有了一生的荣华富贵。

这天,是苗靖住进豪宅的头一晚。秦天啸抱着她正欲去卧室缠绵时,手机响了,有个重要客户正在公司等他。秦天啸是个赚钱不要命的人,急赶急走了。

独守空房的苗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借着柔和的蓝色壁灯光,她欣赏着手指上的大钻戒。就在她迷迷糊糊时,大厅玻璃窗忽然“砰”的一声响,苗靖惊醒,抬头一瞧不见人,却看见一团蓝色烟雾从客厅飘进卧室……

秦天啸回来时,苗靖仍惊魂未定,抖着身子将看见蓝色烟雾的事情告诉他。

秦天啸连忙打开室内所有的装饰灯,楼上楼下看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他对苗靖说:“那一定是幻觉。”

因为第二天早上秦天啸就要去深圳一趟,需要几天时间,他舍不得让苗靖一人住在别墅里,便连夜送苗靖回娘家。苗靖老家在离市区50公里外的一个偏僻小山村,她爸很早就离开了人世,现在家里就她妈一个人。

秦天啸驾着奔驰驶出市区没多远,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苗靖就隐约感觉有一辆车在跟着他们。苗靖赶紧提醒秦天啸。

秦天啸看了看后视镜,说:“这是唯一一条通向山里的公路,来往的车辆当然多了……女人啊头发长见识短,就喜欢疑神疑鬼。”

车子左弯右拐终于抵达苗靖娘家的住宅院门前。秦天啸没下车,向苗靖作了一番交待就打转方向盘。妈妈早已进入梦乡,苗靖想着,怎样给妈妈一个意外惊喜。

就在她准备敲门的一瞬,一团蓝色烟雾向她袭来,苗靖惊恐叫了一声,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苗靖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间黑屋子里。她大声叫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赶快放我出去——”见无人回应,苗靖颤抖着身子,摸索着站起来,发现四周都是石板墙,手上的大钻戒不翼而飞。她一摸口袋,手机还在,但没有信号,借着微弱的屏幕光亮,她发现,自己好像在宝塔上第三层的石屋里。

她想起妈妈说过,小山村的这座宝塔是个古建筑群,共分三层,类似古希腊神话里的那种城堡。前来参观者可以自由出入,但至多也只能上二楼瞧瞧,从未有人登上第三层。相传,第三层是“鬼门关”,暗藏机关。

苗靖只能用鼻息来判断屋子的出口,她摸索着向空气稍微新鲜的方位前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看到一丝光亮,一个虚掩的门。

她的手刚接触到那扇门,门楣就发出轻微摩擦声。屋子一角突然跳出来一团黑影,苗靖吓了一跳,只见那黑影“嚓”的一声打燃火机。

苗靖看清楚那团黑影是个蒙面人,此人身材高大,头上戴着的黑套子罩住了整张脸,只露出两只凶狠的眼睛。

“你是谁?为什么要把我软禁在这里?”苗靖怒火直冒地吼道,拿出手机一按键,光亮一闪就熄灭了,没电了。她看到蒙面人正向门边一步步走过来。

蒙面人鼻子一哼,怪腔怪调地说:“我们不是绑架你,而是保护你!”

“保护我?那你就赶紧放我出去!”苗靖一边大声吼,一边往一旁挪动步子。

血之戒(2)

苗靖拼尽全力掀开那扇石门,在手中还意外地抓到一块石头。她知道,宝塔墙根下遍地都是荆丛藤蔓杂草野山松,所以想也没想,她就纵身往下一跳,便到了石门下面的一块隔板上。

蒙面人跟着苗靖扑过去,一把只抓住她的衣服。等她挣脱掉蒙面人继续跳下去时,外衣已被拉扯掉,上身只剩下一件胸罩。

苗靖正好落在一棵矮人松上。她害怕蒙面人跳下来抓她,就将手中的一块石头抛向另一个方向,声东击西,以转移对方视线。

二、他们竟然是为了那枚钻戒

蒙面人探出半截身子,头朝悬崖下伸了伸,不见动静,便骂骂咧咧地往后退去。不一会儿,苗靖就听见他按键打手机的声音。

那蒙面人仍是怪腔怪调的声音:“老大,秦夫人醒后就逃出了宝塔……什么?让我赶快去追,你不是得到了那枚钻戒吗?……那枚钻戒是仿制品?好,你开车来,我们来个堵追合围,一定要抓到她!”

苗靖听得心惊肉跳,他们竟然是为了那枚钻戒。电话里说己把钻戒“还给她”,而自己手上又没有,苗靖就猜想一定是自己惊慌之余,丢在宝塔第三层石屋里了。她决心返回那间石屋,寻找钻戒。

根据脚步声判断,蒙面人应该走出了宝塔。苗靖左手抓着树干,右手抓起腿边的一根藤蔓,狠命扯了扯,没断。苗靖手脚并用,从矮人松上一跃而起,正好跳回那块隔板上。

苗靖摸索着走到一楼。看见有扇没了窗棂的石窗洞开着,夜色映了进来,石窗下面有一条下山的路。

忽然“哐咚”一声,她的脚磕碰到了一块石头。墙角突然扫射过来一束手电光。苗靖扭头一瞧,隐约可见对面那堵墙的墙角蹲着一胖一瘦两个男人。拿着手电的瘦汉子冷冷一笑:“嘿嘿,这宝塔里还有妞泡!”

看来这一胖一瘦两人和蒙面人不是一伙的,可他们为何半夜三更躲在宝塔里,莫非是逃犯……苗靖一边想着,一边壮胆问道:“什么人?在干什么?”

看到眼前突然冒出一位大美女,身材高挑,性感十足,上身仅穿着一件胸罩,胖子咽了一口涎水,挽起衣袖,扑了上去。苗靖闪身躲过,胖子撞在石柱上,抱头嗷嗷直叫。他恼羞成怒,正欲折转身大打出手时,瘦男人拦住了他。

苗靖趁势拐进楼道,跌跌撞撞地跑了上去。刚踏上几步,苗靖就被追上来的瘦汉子一把抓住。瘦汉子双手扳过她的胳膊,语气缓和了许多,笑了笑说:“我们决不会伤害你,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苗靖极力挣脱瘦汉子的双手,怒气冲冲地问。

“把我们带上宝塔的第三层!”瘦汉子说。

苗靖迟疑片刻,说:“这座宝塔的顶层就是鬼门关,难道你们想……”

“我们正是冲着鬼门关来的,事成之后,一定少不了你的好处。”胖子嘻皮笑脸,有些讨好苗靖的意思。和瘦汉子一唱一和。

山下传来汽笛声,想必是那个被蒙面人称为“老大”的人已经驾车来了。苗靖知道自己必须抢在他们上宝塔之前抄小路逃离。上宝塔顶层很难,难就难在二楼与三楼之间全是迷魂门。

在瘦子手电光的照射下,苗靖走在前面,沿着通道跌跌撞撞地往上走。苗靖心想:丢失的钻戒上的钻石那么大,在黑暗里应会发出幽幽亮光。一路上,苗靖都在注意寻找那一丝亮光,可她没有看见任何发一点光的物体。

凭感觉,苗靖猜想自己已进入宝塔的第三层。由于寻找钻戒心切,苗靖一时忘记身后有两名亡命之徒,宝塔外还有蒙面人一伙在找她。一团漆黑之中,苗靖手脚并用在地上的旮旮旯旯乱摸一气,可除了石凳、烟头外,她什么也没摸到,更没有看见哪里有光亮。

苗靖怀疑自己是中了蒙面人一伙的计。

血之戒(3)

苗靖准备返回时才发现身后的胖子、瘦子两人并没有跟上楼来。他们有手电,怎么会跟不上自己呢?苗靖直往楼下奔去,东弯西拐,很快就发现那丝微弱的亮光,是那扇虚掩的石门映进屋的夜色。这次下楼比上一次顺利多了,没费多大功夫,她就跳到了那块隔板上。

苗靖听见说话声,是胖子、瘦子两个人的嘀咕声。

“转了半天,怎么还没有转出这几扇门?”是瘦子的声音。

“日他娘的,爷们被那妞涮了,真的踏进鬼门关了。”胖子、瘦子相互埋怨。.

胖子和瘦子返回宝塔一楼时,和刚赶过来的蒙面人一伙不期而遇。

蒙面人举起匕首,气势汹汹地吼道:“是你们把那小妞给放走了?不交出刚才那个小妞,恐怕你们走不出宝塔。”

胖子和瘦子一看这气势,赶紧求饶道:“二位,我们无冤无仇,就高抬贵手吧,放我们出去!”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劫走那个妞?”被蒙面人称作“老大”的那人问道。

“真是天大的误会,我们本想上宝塔三楼弄几块石板画卖钱的,没想到怎么也找不着上去的路。正欲离开宝塔时,却突然碰见一个上身只穿着胸罩的女人,就让她带路。可是,走着走着,就没看见她了,而我们却还在原地转圈子。说不定那个女人是个女鬼……”

老大鼻子一哼,问道:“那妞跟你们说了什么话没有?”

瘦子抢着回答:“好像听到那个小妞哭着说什么钻戒,那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老大说:“如果你们能在天亮之前捉住那个小妞,每人赏现金3000元,但不能对她有一点伤害。否则,就别怪爷们不客气了。”

三、让你困死在枯井里

逃到宝塔一楼,苗靖蹑手蹑脚来到那扇石窗前,轻轻爬上窗子,就在她准备纵身翻过去时,一条腿却被一双大手给拽住了,蹲候在宝塔一楼的正是那个蒙面人。

“放开我!”苗靖的双手攥着窗外树枝,蹬了多次,想逃脱都没有成功。

“我们不会伤害你,只要天一亮,就会把你送回去。”蒙面人的声音还是有点怪,但苗靖却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你们是谁?究竟想干什么?”苗靖缓了一口气说,“你用不着那样箍住我的腿,宝塔下面就是悬崖。”

蒙面人依旧用力抱着苗靖的一条腿。

苗靖说:“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摔下悬崖了。”

蒙面人鼻子哼了哼,犹豫片刻,最后松开了手。

蒙面人一松手,苗靖就把腿缩了回去,同时,整个人迅速跳出窗口。窗口太小,蒙面人块头过大,所以,他只能探出头朝茫茫夜色中的荆棘和树林里张望而无可奈何。

苗靖逃离宝塔后,隐藏在路旁一块大石头背后。没几分钟,就听到不远处有树枝折断的声音。她往后退了几步,左前方的树枝忽地摇了一下,然后一团蓝色烟雾窜过来。

又是蓝色烟雾?难道真有人从城里跟踪她到宝塔山?

呆了一会儿?苗靖不见动静,就欲继续往山下逃。这时,左侧飞过来一团软绵绵的东西,正好盖在她头上。

苗靖一看,是一件上装。苗靖上身只剩一件乳罩,膀子裸露,正冷得厉害,她顾不上多想,连忙穿在身上,扣衣扣时才发现,这上装正是在宝塔里被那蒙面人抓脱的自己的上衣。

她左右看看,心里疑窦丛生。但此时也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她赶紧往山下跑。

苗靖本来就是山里长大的孩子,所以走起山路如履平地。可她刚转过悬崖边的一个弯道,蒙面人就杀了出来。

蒙面人跨步上前,正欲揽住她的腰往回拖时,苗靖侧腰一闪,一把抓脱了他的头套。

“啊,是你!”苗靖瞪大双眼,看清了对方的脸,惊得发怵。

血之戒(4)

对方先是一阵慌乱,但很快就稳住了,哼了声,说道:“既然现在被你揭穿了,那我就把话说明吧!”

苗靖疯了般朝男人扑上去,咆哮道:“好你个谭力铭,我的钻戒呢,还我钻戒!”

谭力铭是天啸公司的一个部门主管。苗靖刚进天啸公司上班没多久,谭力铭就开始追求她了。苗靖也对英俊的谭力铭心生爱慕,但最后两人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谭力铭推开她,提高嗓门道:“你必须跟我返回宝塔,等到天亮,我们一定会把你安全护送到你家,就当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

苗靖语气坚定地说:“谭力铭,你赶快还我钻戒,否则,秦天啸饶不了你们!”

谭力铭迟疑片刻,说:“我们老大没有拿走你的那枚钻戒,他说还给了你。在这里,秦天啸可不是我的老板!”

苗靖挣脱谭力铭,闪身钻进了荆棘丛林。在这满山遍布荆棘的宝塔山,没一会儿功夫,苗靖便甩脱了谭力铭。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尖叫,随即消失了。苗靖身子一颤,那声尖叫分明是谭力铭发出的,怎么只叫了一声就戛然而止?这山里可没有伤人的野兽怪物,但山里有许多废弃的枯井,是以前山民们捕猎布下的陷阱,有三四米深,人掉了下去,如果不借助外力,根本就爬不上来。

想到这里,苗靖紧张了,急忙循着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走过去。绕过两个小山包,就隐约听到一阵阵回音,那回音是从深坑或者枯井里传出来的。谭力铭果真掉进枯井里了。

蹲在井边,苗靖双手做喇叭状,对着井底大声喊道:“你知道吗,天不见,井长眼,这叫善恶有报!让你困死在枯井里!”

“靖靖,你赶快想法救我啊,不然我……我身上已被石头碰得到处是伤了,在井底,手机又没一点信号,我该怎么办?”谭力铭声嘶力竭地喊着。

苗靖想了一下,终究不忍心,可怎么救他呢?

摸摸身上的裤子、衣服,她灵机一动,可以把衣服接起来编成“绳子”。

可做好“绳子”,苗靖全身仅剩下裤衩和内衣了。

苗靖把“绳子”放下去,谭力铭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手脚并用,一步步向井口爬上来。苗靖借助井边一棵树,使出全身力气拉住绳子,可谭力铭上身刚伏到井口边,突然“嘶”的一声,那条衣服结成的绳子断了,软软地滑下井底。

四、这里面一定藏着一场阴谋

天已见亮,苗靖双手抱着膝盖,蹲在一棵松树旁,谭力铭已没有力气再追捉她了。

“衣服没有了,我还怎么能跑出宝塔山啊!”苗靖自言自语道。

很快,苗靖紧张起来,她看到谭力铭一边打手机,一边忙不迭地将黑色头套戴在头上。他的人接到电话后,肯定会迅速包抄过来,苗靖觉得自己应该马上离开此地。

跑了一段路,苗靖发现那一胖一瘦两个人已站在了她身后。

苗靖怒目圆睁,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看苗靖穿得这样“清凉”,胖子和瘦子都愣了片刻,不约而同地说:“请苗小姐放心,我们是奉命行事,来护送你下山的。”

苗靖懒得理他们,躬身钻进丛林,向盘山公路跑去。

胖子和瘦子紧随其后,并且始终与苗靖保持两米以内的距离。

踏上盘山公路,苗靖就看见一辆小轿车停在石碑旁。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的竟然是自己妈妈。“妈?!”苗靖惊讶不已,双臂一扬,抱住了妈妈,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直涌而出。

苗靖的妈妈并未显出多少惊讶之色,而是慢条斯理地说:“妈听说你从城里回来,进宝塔山时遇到迷鬼子。你的提包和衣服还在屋檐下的神龛上呢。这不,我一大早就给你送衣服来了。”

血之戒(5)

见驾驶员是秦天啸的保镖,苗靖顿时兴奋起来,问道:“啊,怎么是你?是秦天啸派你来的吗?”

保镖告诉苗靖,昨天深夜他接到电话称秦夫人在回娘家途中遇到危险。天刚亮,他便驾车赶苗靖家询问情况。现在,他的任务是把苗靖安全送回家。

回到家中,苗靖看见自己随身携带的提包,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里面的东西一样不少,奇怪的是,那枚自己以为丢失了的钻戒就放在提包内层的一个隔袋里。苗靖取出钻戒,捧在掌心,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让她泪水一涌而出。

苗靖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没一点力气,不久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隐隐约约地听到“钻戒”二字,她忙推开玻璃窗,突然听到摩托车发动声,她看到一个人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地跑远了……

苗靖问她妈刚才自己睡熟时发生了什么事。苗靖妈妈把苗靖拉到一旁,告诉她说:“有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来询问你的身体状况,他还特地问,你的那枚钻戒找到没有?”

苗靖忙给秦天啸打电话,可一连拨了三次,都是关机。秦天啸有个习惯:在外出差或者办事,喜欢关机。苗靖也不知他到底在做什么大生意,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苗靖想给妈妈说说昨晚发生的事,可妈妈坚持说是她遇上了迷鬼子。“迷鬼子”一说,苗靖并不陌生。小时候,她就听山里老人家讲过,迷鬼子是一种类似蜘蛛的动物,头扁扁的,身体胖大,形态丑陋,喜欢晚上出来迷人。她也曾听过,山坳里的人在夜晚被迷鬼子迷上宝塔直到第二天天亮才清醒的传说。

当然,苗靖不会相信什么迷鬼子,她明白自己是被蒙面人一伙劫持上宝塔的。谭力铭是不是受人控制才参与掠夺钻戒行动的?他们把自己捉到宝塔,得到钻戒后又说是假,最后还回钻戒,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苗靖觉得这里面一定藏着一场阴谋,她决定再去宝塔瞧个究竟。

母女俩抄近路,很快就抵达宝塔。在石屋里转了一圈,苗靖没有看出哪里有明显破绽,也没有找到可疑之物。返回二楼那扇虚掩石门的地方,苗靖望向宝塔外的山坡,在林里有两个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前面那个戴草帽的人摘下草帽望了宝塔一眼,这一望令苗靖大吃一惊,那人正是昨晚那个瘦汉子。不用猜,后面那个正在树枝藤蔓中寻找着什么的人,肯定就是胖子了。

苗靖忙掏出手机,把他俩假扮山民采摘果子的情景拍了下来。

苗靖再往那扇石门下面一看,并没有什么隔板,而是宝塔山伸出的一块石头,正好就在宝塔二楼这扇虚掩的石门下面。石板与那棵矮人松之间是一道深深的峡沟,忽然,一团蓝色烟雾从峡沟底下蹿上来。

苗靖想去峡沟底下寻找烟雾源,在妈妈的引领下,没费多少力就到了峡沟底了。

母女俩沿峡沟走了一段,这时隐约听到一个微弱的声音:“来人啊,救命……”

她们循声走过去,果真在前面不远处一截峡沟的枯叶渣草堆中看见一个男人,他正拖着两条腿朝峡谷边的山路方向攀爬。苗靖顺着岩石滑下去,拨拉开面前的树枝和藤蔓,凑上前一瞧,顿时瞪大眼睛:“力铭,怎么是你?你怎么啦?”

此时的谭力铭蔫头耷脑,他看着苗靖,断断续续地问:“钻戒……找到没有?”

苗靖妈妈也跟着滑到峡沟里,看到谭力铭,吃了一惊,说:“你不就是那个骑摩托车去我家询问苗靖回家没有的那个小伙子吗?”

“别救我,我已经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蠢事!”谭力铭十分吃力地说,眼里布满血丝。

“难道都是为了这枚钻戒吗?”苗靖看着戴在手上的那枚钻戒,幽幽地说,“你们这样做,对得起秦天啸吗?”

谭力铭的一双眼睛直盯着苗靖,嘴巴嚅动着,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血之戒(6)

苗靖问:“你受别人指使前来宝塔山夺钻戒,是不是?那你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谭力铭的嘴角浮上一丝微笑,喘着粗气说:“因为我爱……”话没说完,他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五、谁冒充警察抬走了尸体

谭力铭死在峡沟里,一定是被人谋害而死。苗靖要报警,但手机上又没有信号,她急死了,拿着手机,爬上峡沟,赶紧按了110,然而,就在她准备按拨出键时,突然从背后坎道上跳下来一个戴墨镜的男子,一把夺走她的手机,转身冲上盘山公路,骑上停靠在一棵松树旁的摩托车疾驰而去…

这山林里怎么会出现抢劫的飞车贼,苗靖断定谭力铭之死一定与这个戴墨镜的男子有关!她一口气跑到半山腰林场,在那里找到一部电话拨通了110,报了警。

她正准备赶回峡沟保护好现场时,看见了妈妈。

“妈,你怎么就上来了?那个死了的男人呢?”苗靖抓住妈妈的手,气喘吁吁地问,

苗靖妈妈顿了顿,说:“你报警后,有两名警察就赶到了峡沟,将那人抬走,他们说要破获这起命案,首先必须验尸……”

什么,两名警察?苗靖知道事情变糟了,一定是谁冒充警察抬走了尸体,想毁灭罪证。妈妈比比划划,说那两个人‘一胖一瘦。苗靖一听就全明白了,原来就是胖子瘦子冒充警察的。

从宝塔山返回家,苗靖远远地就看见屋檐下的神龛里有样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走上前一看,原来是自己在宝塔山上被人抢走的手机!

苗靖这下更加糊涂了,她再次拨了110报警电话。接着,她又试着拨了秦天啸的手机,这次竟然拨通了。听到秦天啸的声音,苗靖在电话里就哭开了,把昨晚的遭遇简略说了一遍。秦天啸在电话里表现得很平静,宽慰了她几句,并叫她还在娘家住一个晚上,明天即可返回。

苗靖摘下钻戒给妈妈看,说:“这就是那个摔死的男人所询问的那枚钻戒。”

妈妈接过钻戒认真看了看,突然脸色一沉,嘴里喃喃道:“钻戒?钻戒……”她一边说,一边将钻戒还给苗靖,快步向卧室走去。

妈妈打开衣柜,取出一捆衣物,从里面抽出一个用布条裹紧的布包,掏出一个东西来,那东西正好被屋顶玻璃瓦照进来的一束阳光照耀着,发出一束亮光。苗靖一看,妈妈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枚钻戒,看上去和自己手上戴的那枚一模一样。家里怎么珍藏着一枚钻戒,而自己一无所知呢?‘

当地公安机关接到报案后,指派刑侦中队副队长成翔负责侦查此案。他同苗靖取得了联系,两人一见面,都惊呆了,原来两人是初中的同学。

成翔抿嘴一笑说:“老同学,没想到吧,分别这些年后,我们又见面了。苗靖同学,你可要协助我完成这起命案的侦破任务啊!”

苗靖笑着点头,只把在宝塔峡沟里发现死人的经过讲了一遍。

苗靖说:“尸体可能被两个假冒警察搬到宝塔顶层的石屋了。”

成翔紧蹙眉头,问:“是不是有一个关于那间石屋的传说,说它是进去后就走不出来的鬼门关?”

苗靖连连点头。

成翔让苗靖24小时开机,希望能随时保持联络。他还叮嘱不要让山坳里的人知道有警察在宝塔山一带调查案子,然后他就直奔宝塔而去。

在宝塔顶层的石屋里,成翔并没有见到谭力铭的尸体,但他发现石屋里那些明代石板画被盗走,如今镶在墙上的全都是仿制品。宝塔峡沟的血迹仍清晰可见,他在峡沟的杂草丛中还找到一个可以弹射出烟雾的迷雾器,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烟幕弹”。

成翔给苗靖打电话,将侦查到的情况大致给她讲了一遍。

回想到连续几次看见蓝色烟雾,苗靖恍然大悟,那些神秘烟雾都是谭力铭所为。原来,从城里的别墅到宝塔山的家,自己一直被他暗中跟踪!

血之戒(7)

谭力铭使用烟幕弹,无非是想夺取那枚钻戒。而他们获得钻戒后又说是仿制品,那就是说在什么地方还有一枚钻戒?那枚钻戒为何有如此魔力,让谭力铭一伙阴魂不散地缠绕在自己周围?还有胖子和瘦子两个人,跟谭力铭一伙是本来就有联系还是凑巧都进了宝塔,为什么他们最后要杀了谭力铭?那个被称作“老大”的幕后操纵者又究竟是谁?

苗靖忽然想起谭力铭死前说的话,她猜想秦天啸手里应该还有一枚钻戒,而那枚钻戒就是谭力铭一伙真正的目标。

六、那枚钻戒是我的一块心病

在家里焦头烂额的苗靖突发奇想,秦天啸的前妻郝晓瑜患精神抑郁症住进了医院,她可以趁秦天啸从深圳返回之前,悄悄去医院探望他前妻,说不准会有意外收获。

苗靖着意把自己打扮一番,离开家时跟妈妈打招呼说:“如果有人问我去了哪儿,就说我去了宝塔。”苗靖朝宝塔方向走了一截,然后钻进一片山林,抄小路折回到公路上,拦了辆返城的士,直奔市区。

待苗靖到达精神病康复医院郝晓瑜的病房走廊时,已有一个人在郝晓瑜的病房内了,他是郝晓瑜的同父异母的弟弟——郝隆,现在已是天啸公司副总。

只听郝隆质问郝晓瑜说:“那枚钻戒,是我们郝家已有百年历史的传家宝,我们得世世代代传下去。姐,你怎么能轻易把它交给秦天啸了呢?你现在应该把它收回!”

望着郝隆那张无赖的脸,郝晓瑜没吱声。

“姐,我听父亲讲过,是你母亲偷偷将郝家钻戒交给了你,并没有征得老人家同意。要知道,郝家钻戒传男不传女。”

郝晓瑜鼻子哼了一声,还是缄默不语。

郝隆所说的有百年历史的传家宝是郝隆祖父的祖父在外国留学时买的,是郝家祖传之宝,到现在是价值连城。郝晓瑜的父母订婚那天,郝家老太太就将那枚钻戒戴在了儿媳妇手上,并且交待说,这是郝家的传家宝,不能弄丢,等以后生了儿子娶了媳妇,把它传给孙儿媳妇……

“姐,我已经找到秦天啸给苗靖戴的那枚钻戒,但那不是我们郝家的那枚,真的钻戒一定是被秦天啸藏了起来。姐,你现在完全可以从天啸公司抽回自己的股份,那样,秦天啸的事业就会遭受致命打击,面临破产。”

郝晓瑜没法再保持沉默了,说:“实话告诉你,那枚钻戒是我的一块心病,自从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我也一直不停地在寻找它。你以为姐真有那么傻,会将郝家传家宝——一枚钻戒交给一个不可靠的男人?”

郝隆听说后也烦恼不已,一拍大腿说:“姐,那枚钻戒现在在哪儿?我还因一时糊涂,差点送了苗靖的命呢。”

苗靖听到最后几句话,心都悬到了嗓子眼,躲在一根圆型石墩旁,擦了把额头沁出的虚汗。

从郝晓瑜刚才的表现来看,她似乎并不像传言中说的那样,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既如此,她为何要主动提出与秦天啸离婚而又不愿意抽出自己的股份呢?

现在看来,宝塔山一事可能是郝隆所为。然而,苗靖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何要把谭力铭置于死地?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人是不是就是郝隆?

见郝隆走出医院大门,苗靖来到医务室说明来意,在一位医务人员的陪同下,一道进入郝晓瑜的房间。苗靖自我介绍道:“我是天啸公司的新员工,听说你病了,特地赶来探望你,希望你早日康复!”

郝晓瑜没有言语,呆呆地坐在床头,一副忧抑的神情。

苗靖把房间打量了一遍,放下礼物,退了出来。就在她绕过病房门前的一根石柱欲向医院大门方向走去时,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钻进了另一间病房。

苗靖站在公路边,心里犹豫不决,是回城里还是回宝塔山妈妈家?正犹豫间,前面驶过来一辆开往宝塔山的班车,苗靖就上了班车,靠前找了个位子坐下。

血之戒(8)

车上乘客正津津乐道地谈论着宝塔山命案一事。有人说,那摔死的小伙子是个盗贼,进宝塔没偷到宝物,反倒丢了性命;有人说,他是为了一个女人才跑到宝塔山的;还有人说,他的尸首已被沉到水库底……

车行驶了一刻钟左右,路边有两个乘客招手搭车。等两人上得车来,苗靖差点惊叫出声,原来上来的是胖子和瘦子,苗靖的心又悬到了嗓子眼。她去精神康复医院时,特地把自己乔装打扮了一番,还在左边眉宇上贴了颗美人痣。这时候,胖子和瘦子应该不会认出她来。

胖子和瘦子扫视了车厢一圈,走到最后排坐下来,苗靖如坐针毡。车子刚行驶至山坳,胖子和瘦子便下了车,苗靖看见他俩抄公路旁的一条小径朝山里走去后,这才缓缓地嘘了一口气,可脑海里依然闪现着在郝晓瑜病房前看到的那个背影。

七、大老板为什么要娶你

汽车达到终点站后,苗靖急匆匆向家里赶去。不料,没走出十几米,遇见成翔迎面过来。尽管自己刻意装扮了一番,可还是被老同学一眼认出。

成翔一改先前的温和,绷着脸语气生硬地说:“苗靖,你涉嫌宝塔系列案。根据警方初步调查的结果,宝塔石板画被盗、峡沟命案均与你有关联,请你跟我走一趟!”

苗靖一肚子的困惑,但还是很顺从地上了成翔的摩托车。

摩托车并没有向市区方向开去,而是绕过几个山头,去了位于宝塔山半山腰的林场场部。场部的几间办公用房基本上都空着,平常只有一个老头在那里留守。

进屋子刚坐定,成翔便拿出一样东西给苗靖看,问她这是什么,在哪里见过。看到那个类似袖珍手电模样的玩意儿,苗靖直摇头,说不知道。

成翔掂了掂手上的东西,告诉她,这就是烟幕发射器。说着,他还向墙角方向作了弹射试验,只见一股蓝色烟雾旋即闪出,向墙边扫射过去,停留片刻,尔后消逝殆尽。

苗靖“啊”的一声尖叫,眼前的蓝色烟雾和以前看到的一样,苗靖见此情景感觉自己又置身于神秘烟雾所制造的恐怖氛围之中。

成翔又告诉她说,这个烟幕弹射器,就是那个摔死在峡沟的人所留下的。根据相关调查初步判断,宝塔明代石板画被盗案与他有关。

成翔指着墙角桌上一部老式电话问道:“你第一次就是用这部电话报的警,是吗?”

苗靖微微一笑,点头称是,还把手机失而复得的奇怪事情对成翔讲了‘。但是成翔好像对苗靖手机被抢又被归还的怪事并不在意,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苗靖,你是心甘情愿嫁给秦天啸的吗?”

这是私事,老同学也没有权利探听个人隐私吧。苗靖在心里想着,斜睨了成翔一眼,低垂着头,没吱声。

成翔点燃一支烟,又说:“老同学,你知道大老板秦天啸为什么要娶你吗?”

看看门外,那个守电话的老头正向这边走过来。苗靖有些火了,提高嗓门嚷道:“成翔,这是私事,不必向你交待!”

“那好,老同学,我今天就告诉你好了,秦天啸娶你就是为了一枚钻戒。”成翔站起身,狠狠吸了一口烟,又坐下来,接着说,“说实话,秦天啸是大老板,身边并不缺少美色。”

“为了一枚钻戒?”苗靖嚯地站起来,厉声反问道,“成翔,我听不懂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成翔扔掉手上的烟蒂,一字一顿地说:“暂时还不能全都告诉你,我是一名警察。”

苗靖问成翔:“秦天啸为了一枚钻戒,可我和钻戒又有何干系?”

成翔思忖片刻说:“秦天啸得知,他所要的那枚钻戒如今很可能就落在你们苗家。”

这时候,苗靖突然想起妈妈藏在衣柜里的那枚钻戒,难道就是它?既然那枚钻戒是郝家传世之宝,又是秦天啸迫切想要得到的东西,为何会落到妈妈手中?苗靖一头雾水,不知苗家与郝家到底有什么关系会得到那枚钻戒?如今秦天啸费尽心机要拿到钻戒又是为什么?

血之戒(9)

老头进了屋子,抖抖身上的灰尘,慢条斯理地对成翔说:“成警官,你今日来宝塔山调查案子了?”

成翔递给老头一支烟,说:“大伯,我要交给您一项重要任务。”

老头用火柴点燃烟,猛抽了几口,问道:“什么任务,成警官,你尽管吩咐吧,只怕我这把老骨头起不了多大作用。”

成翔用嘴巴朝苗靖努了努,说:“请您看住这位小姐,不让她离开房子就行了。”

听成翔这么一讲,苗靖跳了起来,杏眼圆睁,质问道:“成翔,你究竟想把我怎么样?我可没有犯法!”

成翔缓和了语气,说:“难道老同学会害你么。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场部。

苗靖正思考怎样和老头搭讪几句时,却看见他不知从哪里牵来一条大狼狗,系在了大门门槛边。老头拍拍狼狗的头,指了指屋子里的苗靖,狼狗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摇头摆尾,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老头的手背,然后蹲在门口,虎视眈眈地望着苗靖。

苗靖实在太疲惫了,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尔后坐在桌子旁的一把竹椅里。不知不觉,她竟眯着双眼打起盹儿……

迷迷糊糊昏睡时,狼狗守着的那扇半掩着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一个人闯了进来,苗靖被惊醒了,骇得张大嘴巴:“你?”

苗靖看见的来人是谭力铭。

“谭力铭?你是人,还是鬼?”苗靖颤着身子,声音也跟着抖动。

“怎么会是鬼呢?”谭力铭摊开双手,边说边向苗靖走过去。

“别、别过来……谭力铭,你不是摔死在峡沟里了吗?怎么会复活了呢?你一定是谭力铭的阴魂……”苗靖有点看不清对方的脸,想抓住一只凳子作掩护。

谭力铭把脸侧向一边,望着窗外的村庄,喃喃自语道:“郝隆知道我暴露身份后,就立即派人来暗杀我,可是我大难不死,被人救活了。”

“你真是谭力铭?你还活着?”

“苗靖,我做了对不起你的蠢事,我特意来向你道歉的。”谭力铭始终侧着脸。

“你是说将我困在宝塔里、追杀我都是郝隆策划的?”苗靖双手抱胸,把手指上的钻戒掩在衣袖里。

“可以这样说,但他决不会杀害你,因为你现在是秦天啸的未婚妻。”谭力铭冷冷地说道。

“我和郝隆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苗靖满脸困惑,看着谭力铭想从他脸上找到答案,可谭力铭仍面向窗外,看不清他的表情。

谭力铭告诉苗靖,秦天啸的前妻郝晓瑜住进精神康复医院,就是因为那枚钻戒。现在郝晓瑜提出只要秦天啸帮她找到那枚钻戒,她就可以放弃天啸公司她的全部股份。然而,郝晓瑜的弟弟郝隆坚决不同意,并且要亲自出马找回那枚原本属于郝家的传家之宝,让姐姐持有天啸公司40%的股份权。

说完,谭力铭就快速离去了。

八、苗靖就是当年被人遗弃的女婴

在苗靖于心里感慨谭力铭大难不死时,林场看门老头和成翔一起回到场部来了。

待成翔一踏进门,苗靖便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双臂,摇晃着他的身子说:“成翔,你去了什么地方,把一个人我丢在这没人迹的地方,还用狼狗监视我?我害怕!还有,那个摔死在峡沟里的谭力铭并没有死,他刚刚才从这里离开,还告诉了我一些秘密。”

“什么,那个摔死在峡沟的男人复活了?”成翔顿时紧张起来,“不会吧,我看是你压力过大,产生幻觉了。”成翔又指着一旁的茶几问道,“你喝了桌上的茶没有?如果喝了,那一定就是……”成翔突然把话顿住了,对苗靖是既怜悯又气恼。

血之戒(10)

苗靖更加恼怒了,气呼呼地说:“怎么不把话说完?我喝了那茶水又怎么样,这与我见到谭力铭有什么关系?”

成翔双手扶住苗靖的双肩说:“我知道你很累,为了让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在茶水里放了少许安睡药,你喝了就迷迷糊糊地睡了,做了一个梦。你说你见到谭力铭,那是你做梦了。”

“你说我见到谭力铭是做梦?”苗靖拍拍脑袋,再看看桌子旁的那张凳子,才感觉到自己刚才的确是入睡了一会儿的。刚才难道是见到鬼了?苗靖心里还是很狐疑。

成翔说:“现在没事了,我就送你回家。不过,你得问问你妈妈有关那枚钻戒的事情。”

苗靖看了成翔一眼,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地说:“我去了精神病康复医院,在郝晓瑜病房外,意外听到郝隆和郝晓瑜的一段对话……”苗靖就把在医院所听到的事跟成翔说了。

成翔阴沉着脸,一拳砸在桌子上,自言自语道:“那个狗日的郝隆,居然为了争夺姐姐的财产而不择手段!”

苗靖着实吃了一惊。问成翔:“郝隆的行动你们早就掌握了?”成翔没吭声,把苗靖拉到屋子外,坐上摩托车一溜烟地离开林场场部。

在苗靖家院子里刚刹住车,苗靖妈妈就从屋子里跑出来,抓住成翔的衣袖说:“我家被盗了,警官,请赶快帮我破案。”

苗靖问妈妈:“有什么东西被盗了吗?”说这话时,她还故意把手上的那枚钻戒显露出来。

不料,妈妈一把抓住她的手,迅速摘下那枚钻戒,抹了把泪眼说:“靖靖,让妈妈看一下你戴的这枚戒指。”

苗靖妈妈点燃酒精灯,用一只铁夹子把钻戒放在火焰上来回称动,神情专注地看着那颗钻石,不一会儿,她摇摇头说:“不是不是。”

苗靖猜想大概是妈妈藏着的那枚钻戒被盗了。那枚钻戒一定与秦天啸在香港定制的这枚钻戒不同。

成翔明知故问:“苗阿姨,你家丢失了什么物品,我先登记一下。”

妈妈瞟了苗靖一眼,犹豫半晌,才慢吞吞地说:“家中丢了一枚钻戒,它是家传之物。这些年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保管着它,谁知今天从地里干完活回来,竟然发现钻戒不见了。”

苗靖妈妈抹了一把泪,又说:“钻戒是别人托我保管的,并非苗家之物,将来等主人找来,一定要物归原主的。这样做也算是我这辈子积点善德。”

苗靖好奇地问妈妈,是谁托她保管那枚钻戒的,自己怎么从没见过什么钻戒。

妈妈叹了口气,说出了跟苗靖身世有关的一段故事来——

23年前,一个遭受婚姻失败沉重打击的女人削发为尼进了宝塔寺。有天早晨,她准备下山化斋,刚走出宝塔大门就听到小孩子哭声,便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她顺着那哭声追到宝塔一侧的一方大石头背后,看到那里有一只纸箱,纸箱里面放着一个用黑色棉袄裹着的女婴。她发现襁褓里除一张写有生辰八字的纸条外,还有一枚钻戒。出家人慈悲为怀,女尼抱回了女婴。经过三天三夜的思虑,女尼决定下山,她要把这个女婴抚养成人。

这个女尼就是苗靖的妈妈,苗靖就是当年被人遗弃的女婴。

苗靖听到这,一把抱住了妈妈。

看到母女俩都哭成泪人儿,成翔窘迫地搓着手,不知所措,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便走到一旁接电话。

听电话里说“把秦天啸押回来了”,苗靖猛地停住哭泣,想继续听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成翔打完电话收起手机,苗靖问:“成翔,你刚才打电话说什么人被押了回来,是怎么一回事?”

成翔清了清嗓音,严肃地说:“目前,警方已将秦天啸从香港押回本市。”

苗靖抓着成翔的两条胳膊,问:“秦天啸究竟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血之戒(11)

成翔瞪了苗靖一眼说:“秦天啸因为涉嫌盗窃和贩卖国家文物而被抓捕。”

苗靖一下子愣在那里,喃喃自语道:“秦天啸说是要到深圳谈一笔生意,原来是撒谎去了香港。难道宝塔里的石板画就是他……”苗靖愣愣地望着妈妈,做梦也想不到秦天啸竟然做的是非法生意。

九、它就是23年前丢失的那枚钻戒

和郝晓瑜还是恩爱夫妻时,秦天啸曾多次听妻子谈起那枚钻戒的事情。

秦天啸后来在一次去香港谈生意时,花巨款在一家著名钻戒公司根据妻子所描述的钻戒的形状、大小、色彩等细节仿制了一枚。当郝晓瑜拿着仿制的钻戒时,她直摇头,感叹地说永远也替代不了她所失去的那枚钻戒。不过,郝晓瑜只道出了那枚钻戒丢失在宝塔寺里,而隐瞒了那个女婴。郝晓瑜就是因为那枚钻戒和私生女而患上抑郁症的,找回这两样就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心愿。

正好,那段时间苗靖应聘进了天啸公司。得知苗靖出生在宝塔山一带后,秦天啸就开始暗中调查她。一调查,苗靖妈妈果真有疑点,她本来出家为尼了,怎么突然又蓄发还俗了呢?而且时间还与郝晓瑜丢失钻戒的时间很吻合,是不是她得到了那枚钻戒,知道它价值不菲,所以又对红尘有了眷恋?

秦天啸在警局里交待说,他为了找到郝家家传钻戒换取郝晓瑜在天啸公司40%的股份,便追求苗靖,获取了她的芳心后,又举办了订婚宴,并在订婚典礼上把仿制的那枚钻戒戴上了苗靖的无名指。如果苗靖妈妈藏有郝家钴戒,看到女儿手上戴着一枚相同的钻戒时一定会有异常表现。而胖子和瘦子就是秦天啸派出的密探。他们埋伏在苗靖家附近,还偷偷在苗家安装了监视器。后来,他们很容易就盗走了苗靖妈妈藏着的那枚钻戒。

让秦天啸始料未及的是,他把苗靖送回她家时,觊觎钻戒已久的郝隆一伙人也尾随而至。

当初,郝隆看见秦天啸亲手将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戴在苗靖手指上时,他以为是秦天啸骗了姐姐郝晓瑜,将郝家家传钻戒送给了新欢苗靖。郝隆要收回钻戒,让郝家继续持有天啸公司40%的股份。郝隆知道苗靖曾经和谭力铭有过旧情,便私下请他帮忙,想法弄到苗靖手上的那枚钻戒。于是,谭力铭扮了蒙面人。

秦天啸的车刚离开,郝隆一伙便用迷药把苗靖引到宝塔山。看到半路突然杀出来程咬金,胖子和瘦子惊呆了,因不熟悉地形,这两人到达宝塔比郝隆一伙晚,按秦天啸的指示他们装扮成了小偷。

在宝塔山,胖子和瘦子暗中保护苗靖时,意外看到苗靖和谭力铭在一起,而且她身上仅穿裤衩和内衣,他们两人便将所见情景添油加醋地报告给了秦天啸。不明真相的秦天啸怒火中烧,怀疑苗靖和谭力铭旧情复燃,当即指示胖子和瘦子除掉谭力铭。

秦天啸落网后,胖子和瘦子两人也很快被抓获归案。成翔从瘦子身上搜到了那枚钻戒。

在成翔的陪同下,苗靖妈妈来到精神康复医院找到郝晓瑜。

郝晓瑜见到钻戒,把它拿在手里瞧来瞧去。过了好一会儿,郝晓瑜要求借来一盏酒精灯,她用镊子夹住戒指放在火焰上烤。片刻功夫,只见那颗钻石里面就映现出一个红色的“爱”字。郝晓瑜惊叫出声:“是的,它就是23年前丢失的那枚钻戒!”

听说苗靖是郝晓瑜的私生女,而且郝晓瑜就是在生下这个女儿后而丧失生育能力的,秦天啸如遭晴天霹雳,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

以上就是血之戒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知道更多,请收藏匆匆故事网


2020申请英国留学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5M8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