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正文

你是我前世走失的那只蝴蝶

你是我前世走失的那只蝴蝶

  一  “拜托!不要再跟着我好不好?”谌思良回转身,对着紧跟在身后的女生大声叫嚷起来。  “谌思良,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左右不了我的去向。我没有跟着你,我只是走我自己想走的路线。”沈萋萋仰起小小的脸,目光桀骜地看着谌思良。谌思良气得要命,决定不再理会这个不可理喻的女生,于是加快脚步甩掉了她。  自从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演奏了一曲《梁祝》之后,谌思良的日子就没有安生过。他被一年级的小师妹沈萋萋瞄上了。  “你好,我找谌思良!”  谌思良提起电话,听出是沈萋萋的声音,赶紧捏着嗓子说:“不在,约会去了。”  “约会?不是吧?我打听过了,他至今没有看上哪个女生。好吧,请转告他,沈萋萋找过他。”说罢,那边“叭嗒”一声挂了电话。  谌思良无奈地摇摇头。他真不明白,这个沈萋萋怎么会如此不饶人。虽然沈萋萋是个漂亮女生,可是每个人的心房只有那么大,一旦装进了一个人,就再难装进其他人了。谌思良的心里,已经装了一个人。  二  一个13岁的少年,孤单地立在低低呜咽的小河边,心中充满了愁绪。这个少年就是谌思良。那一年,他的父母因受贿双双被捕,他被送到了镇上的姥姥家。  坏消息总是传得快,谌思良的“不光彩”很快就被其他孩子知道了。罪犯的儿子没有罪,却要因他们而承担过错。谌思良被孤立了起来,谁也不理睬他。尽管他能拉一手精彩的小提琴。  谌思良每天都静静地在河边拉琴,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不寂寞。  一天,他刚拉完一曲,就听到身后响起了掌声,回头一看,一个小女孩正在对他微笑。看上去,她要比他小一点。她说:“小哥哥,你拉的琴真好听。”她是第一个对他说话的人,还叫他哥哥。谌思良的眼眶一下子潮湿了,他说:“你爱听什么,我拉给你听?”  “就刚才的曲子、真好听。”她笑着说。“好!”谌思良又开始拉那曲《粱祝》,一遍又一遍。女孩坐在小河边,托着腮帮笑盈盈地仰望着他。  “小西,回家吃饭啦!”有人在喊。“哎,来啦!”女孩应声从地上爬起来,“小哥哥,明天我还来。”谌思良看着她跑远的背影,记下了她的名字。  小西后来果真还来,并带着各式糖果来分给谌思良吃。她笑嘻嘻地听着谌思良拉提琴,尽管那是很哀伤的旋律。后来姥姥告诉谌思良,小西有智障,智力只相当于六七岁的孩子。谌思良心疼了:那么好的女孩,却有着残缺,可她一点忧愁也没有。他开始从心底里羡慕并佩服小西。  谌思良和小西越来越好了,谌思良开始给小西讲《梁祝》的故事。“后来呢,后来呢?”小西笑着问。  “后来,他们变成了一对蝴蝶。”谌思良伤感地说。“哥哥,我有蝴蝶!你看。”小西挽起衣袖,她的手腕上果然有一小块浅褐色的胎记,仿若一只展翅的蝴蝶。“哥哥,原来我是祝英台啊!”小西天真地说,“梁山伯在哪里呢?梁山伯也有蝴蝶吧?”谌思良笑了,真是傻小西啊,他轻轻拧了拧她的脸蛋。  这天,小西对谌思良说:“哥哥,爸爸妈妈要带我去治病,我来和你说再见。”“小西,你一定能治好的,治好了,你就是最美丽的小公主。”谌思良边拉着《梁祝》边望着远方。要不了多久,叔叔也将接他回城,叔叔给他联系了新学校,在那里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历史。  三  沈萋萋在男生宿舍楼前挡住谌思良的道:“湛思良,送你一张CD,很好听,S.H.E的。”她兴奋得小脸通红。  “多谢了。可惜我对她们不感兴趣。档次也太低了点吧?”谌思良冷冷地说。  “你!”沈萋萋的脸色刷一下白了,“谌思良,你欺人太甚!”她一跺脚,转身跑了。  从那以后,湛思良的“苦难”终于宣告结束。尽管有时谌思良也觉得自己那天过分了点儿。但又为自己能摆脱沈萋萋的纠缠而感到庆幸。  三个星期后,系里决定排演莎翁经典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准备元旦参加学校的文艺汇演,角色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谌思良和沈萋萋。谌思良大吃一惊,怎么推也推不掉,最后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还好,沈萋萋看起来很敬业,除了在平时见到谌思良土板着一张脸外,排练的时候倒挺热情和投入。两人的演技很好,排戏的时候常常博得阵阵掌声。只可惜,“罗密欧”和“朱丽叶”之间的芥蒂却始终未消减。  元旦汇演的那一天,大家都换上了戏装。谌思良和沈萋萋的扮相好极了。谌思良看到“朱丽叶”的时候,也不免心跳了一下。沈萋萋却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不过上场以后,沈萋萋马上就进入了角色之中。  在他们演出幽会那场戏时,“罗密欧”爬上梯子要人“朱丽叶”的闺房,“朱丽叶”伸手来拉。这时,谌思良猛然间瞥见沈萋萋翻过来的手腕上赫然出现了一只浅褐色的“蝴蝶”。他在瞬间出现了片刻的眩晕,但很快就稳定了情绪,继续专心表演。他们的精彩表演果然征服了观众,掌声如潮。  四  沈萋萋手臂上的那只“蝴蝶”开始让谌思良充满疑惑。他决定去找沈萋萋问个明白,可是找了无数次都吃了闭门羹。好不容易贿赂了沈萋萋的一个朋友,谌思良才知道沈萋萋有在博客写日志的习惯。谌思良迫不及待地输入了那个网址,摁下“ENTER”键。  他熟悉的《梁祝》的音乐响了起来,这是沈萋萋网站上的背景音乐。谌思良心里一动,对沈萋萋的感觉一下子亲切了起来。  我终于考上大学了。学校里为我们办的迎新晚会很精彩。我想,我喜欢上了那个拉《粱祝》的男生了,他的名字叫谌思良。他的《梁祝》拉得真好,使我想起了小时候曾经和我在一起玩耍的小哥哥。那时的我多傻啊,傻到不会问他的名字。  ……  我就是喜欢S.H.E,我就是档次不够。他知道什么呀?S.H.E的歌里有首叫《茱罗纪》的,我多喜欢呀。我想,或许我的梁山伯也会像我一样有一个蝶形的印记吧?  谌思良的手颤抖得连鼠标都点不下去了,他已经兴奋得不可名状。沈萋萋就是小西啊。他赶紧留言:“小西,你相信吗!我就是小哥哥呀?这个周末来‘自由世界\\’好吗?我在那里拉琴,你会看到我的。”  五  周末眨眼就到了,谌恩良在“自由世界”一边拉琴,一边在人群里寻找。可是直到他把所有的曲子拉完,沈萋萋都没有出现。他想:难道沈萋萋已经知道我是“小哥哥”了,还在生我的气?  谌思良再见到沈萋萋时,是在医院的病房里。原来,为了尽快见到“小哥哥”,心急如焚的沈萋萋打的直奔“自由世界”而去,偏偏那个司机疲劳驾驶,追尾出了事故。好在沈萋萋只是腿骨骨折。  沈萋萋还在安睡。  谌思良取出带来的CD随身听,听S.H.E的碟片轻轻放了进去,把音量调得很小,是那首《茱罗纪》。沈萋萋慢慢睁开眼睛,见是谌思良,又把头缓缓扭到一边去。  谌思良坐在病床边,牵过沈萋萋的手。他知道,她此时是没有力气挣脱的。谌思良说:“小西,你认不出我了么?我就是你的小哥哥啊。”沈萋萋重新回过头来,满眼的怀疑。谌思良挽起自己的衣袖,沈萋萋看到,他的手腕上也有了一只浅褐色的蝴蝶。沈萋萋动了动唇,他看出了她的口型,她在喊他“小哥哥”。  意林札记  你是我前世走失的那只蝴蝶,一曲蝴蝶恋花,一曲梁祝,引出东方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引出西方的罗米欧与朱丽叶。本是凄美的爱情故事,作者却反其道而行之,让文中的主人翁有了一个幸福的结局。作者布局谋篇的能力很强,全文一波三折。他们因梁祝的小提琴声而相识,又在同样的音乐中重逢,人未变,音乐未变,琴未变,情亦不变。因为前世,他们是两只相恋的蝴蝶。(将来)


西班牙大学进修英国留学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6T49/

相关阅读